欢迎访问常州新龙城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生产环境 >

我觉得眼前的苟活远重于生活的诗与远方

   点击数:

   

 
  忙完这一切,也不过早八点半,去厨房做了早餐。上午的时间依然是与尘世周旋,打扫卫生,浆洗衣服,在十一点前开始做饭,十二点前赶到小情人的学校给他送去中餐,享受难得的亲子时光。下午午睡后,会去出走走,或是像此时一样敲打一些文字,总之不论是哪一种,都是喜欢,都觉时间不够用。
  
  昨日有朋友在微信上说,看我的短篇不过瘾。问;什么时候能够看到我的长篇?其实一直写字,只是不成文。日志之前也是有的,只是工作以后,每日都装着业绩,每晚加班便成了家常便饭,即便双休也很难静下心来写字,于是我的那些烟火日志也被我冷落到了一边。我亦是一个写不出像样文字的人,以前不得,以后就更不能。我也知道生活中有写不出的文字,而文字里有写不出的生活。至于如何去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,我觉得眼前的苟活远重于生活的诗与远方,所以平常的日子,该加班就加班,不加班的日子就扫尘,就去伺候家人,当然偶尔有时间我也会看几页闲书,装装文人,写上几段小字,取悦一下自己,诱惑一下老友。
  
  久不更新徒步日志,却依然徒步。基本是每日下班忙了烟火,才会踏着暮色去公园,大抵是一个小时的样子。此时我所在的城华灯初上,路上锻炼的人也会多,却很少遇到自己熟悉的人。我所去的公园里,有几波人在跳广场舞,也有人跟我一样快走或是慢跑,但是大家都很忙,即便擦肩而过,也不点头微笑。人工化了的公园也很美,绿树红花,修剪的很整齐。却远不如我之前在故乡小镇遇到的风景有魅力。我曾在我的故乡走过一条条乡间小径,我喜欢用轻快地脚步去抚摸它蜿蜒的姿态。恰如夏日的徒步;路的两旁是绿色的灌木丛,狗尾巴草低眉颔首,一朵一朵,与风私语,马齿苋将黄色花骨朵藏在绿草间。植物们的世界也是极有意思的;丝瓜爬满支架,一副刚睡醒的样子。豌豆开出粉紫色,是矜持的小女子,豆角和豆角纠缠着,企图爬上墙头偷听还在睡懒觉的青年夫妻的情话。辣椒正在坐胎。她早就打定主意,自己结下的种子要好好呵护。至于老黄瓜,它是有远大志向的,它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,但自己的孩子却不能这样生活下去,于是它早早和屋檐下的燕子一家打好了招呼,请求它们把种子带到远方去,带到城里去。

来源:未知  
 
延伸阅读:
相关产品:

 
推荐图文
点击排行
首页 | 产品 | 店铺 | 问答 | 资讯 | 品牌 | 求购 | 商情 | 排行 | 联系我们 | 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 | 关于我们

中国文明网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网络行业协会 网络110报警服务 可信网站示范单位